介绍他人运输毒品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川刑终字第169号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且沙沙日(曾用名张阴杰),男,1989年10月10日出生,彝族。2013年12月11日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喜德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贺虹,凉山州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乃保次日,男,1969年5月20日出生,彝族。2008年10月31日因犯抢劫罪被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10年6月16日刑满释放。2013年12月10日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喜德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毛柏秀,四川箭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吉吉扭各,男,1976年4月25日出生,彝族。2013年12月10日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喜德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陈东华,四川能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曲木日热,男,1957年11月7日出生,彝族。2014年2月24日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喜德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武奎,男,1991年9月26日出生,彝族。2013年12月10日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喜德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刘世发,四川谦亨律师事务所律师。

彝语翻译邱伍且,四川省喜德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曲木日热犯运输毒品罪一案,于2014年11月13日作出(2014)川凉中刑初字第20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曲木日热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2013年12月,被告人吉吉扭各、乃保次日经被告人曲木日热介绍到云南省景洪市为他人运输海洛因回四川省西昌市,后被告人且沙沙日带领吉吉扭各、乃保次日从西昌市出发前往云南省景洪市。被告人陈武奎亦受雇于他人从云南省景洪市运输毒品回四川省西昌市,独自前往云南省景洪市后与且沙沙日等人会合。在云南省景洪市,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分别将包裹好的海洛因吞服于体内,在且沙沙日的带领下欲返回四川省西昌市。12月6日,且沙沙日在思茅客运站找好出租车后独自搭乘一辆在前探路,安排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三人搭乘另一辆跟随在后前往云南省景东县。当日21时30分许,当且沙沙日及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乘坐的车牌号为云JT17XX及云JT20XX出租车到达元磨高速公路黄庄服务区时,被设卡查缉的公安人员查获。后乃保次日分四次从体内排出海洛因43坨,共计净重328.5克;吉吉扭各分五次从体内排出海洛因55坨,共计净重359.2克;陈武奎分四次从体内排出海洛因48坨,共计净重342.8克。

2014年2月21日,公安民警在布拖县沙洛乡将被告人曲木日热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辨认的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抓获经过证实,本案案发经过及各被告人到案情况。

2.搜查证、搜查笔录证实,2013年12月6日,侦查人员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依法对且沙沙日、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四人的人身及随身携带的物品进行搜查。从且沙沙日身上搜出手机一部、充电器一个、移动通信卡一张、农行卡一张;从乃保次日身上搜出手机一部、充电器一个;从陈武奎携带的提包内搜出牛仔裤一条、手机一部、充电器一个、充电宝一个、从景洪到普洱的车票三张。

3.排泄毒品可疑物记录证实,2013年12月7日5时3分至14时7分,乃保次日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分四次从体内排出毒品可疑物,共计43坨;3时17分至12月9日2时0分,吉吉扭各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分五次从体内排出毒品可疑物,共计55坨;2时50分至12月8日9时36分,陈武奎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分四次从体内排出毒品可疑物,共计48坨。

4.毒品称量记录证实,侦查人员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当面对乃保次日从体内排出的43坨毒品可疑物进行称量,共计净重328.5克;对吉吉扭各从体内排出的55坨毒品可疑物进行称量,共计净重359.2克;对陈武奎从体内排出的48坨毒品可疑物进行称量,共计净重342.8克。

5.且沙沙日及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运输毒品时乘坐的车辆照片,查获的物品、毒品照片证实,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分别指认各自所携带的毒品及毒品称量照片,当庭分别交四被告人辨认,均无异议。

6.凉山彝族自治州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书(2013)凉公禁检(毒品)字第931号、第932号、第933号鉴定意见书证实,(1)从陈武奎处查获的342.8克白色可疑物中提取1克送检,经检验海洛因含量为35.18%;(2)从吉吉扭各处查获的359.2克白色可疑物中提取1克送检,经检验海洛因含量为39.28%;(3)从乃保次日处查获的328.5克白色可疑物中提取1克送检,经检验海洛因含量为34.92%。

7.银行存款凭条证实,2014年1月19日,曲木俄某向户名为曲木子某(卡号为622848096244815XXXX)的银行账户存入7.59万元。

8.通话清单证实,且沙沙日使用的152XXXX5308手机号码在2013年11月6日9时33分至12月3日13时26分,通话地点在凉山本地;12月3日12时37分至6日21时28分,通话地点分别漫游至攀枝花市、楚雄市、昆明市、思茅市、西双版纳市等地。

9.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证实,乃保次日于2008年10月31日被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于2010年6月16日刑满释放。

10.残疾人证证实,曲木日热系肢体肆级伤残。

11.情况说明证实,(1)乃保次日在侦查阶段的审讯中一直声称自己叫乃保赤黑,并主动交待了其于2008年因犯抢劫罪被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后侦查人员通过跨区域办案协作平台从寿光市刑警大队调取了立案决定书、逮捕证及判决书,在第五次的审讯过程中才承认其真实名字叫乃保次日;(2)本案系特情电话举报,但特情未引诱犯罪;(3)2013年12月6日21时30分许公安人员将且沙沙日、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查获,因在当地进行约束性排毒,后带回四川省喜德县公安局才执行刑事拘留。

12.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1)辨认人曲木日热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分别从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4号照片上的人是吉吉扭各、9号照片上的人是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和乃保次日是其介绍给曲木莫某某到云南运输毒品的人;(2)辨认人吉吉扭各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6号照片上的人是曲木日热。曲木日热是介绍其到云南运输毒品的人;(3)辨认人乃保次日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8号照片上的人是曲木日热。曲木日热是介绍其到云南运输毒品的人;(4)辨认人陈武奎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5号照片上的人就是李某甲的父亲(李某乙)。李某乙是介绍其给“老毛”到云南运输毒品的人;(5)辨认人郭某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10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5号照片上的人且沙沙日是2013年12月6日在景洪客运南站包车的人;(6)辨认人赵某某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分别从10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10号照片上的人、9号照片上的人和5号照片上的人是2013年12月6日在景洪客运南站包车去景东的人。10号照片、9号照片和5号照片上的人分别是吉吉扭各、乃保次日和陈武奎。

13.户籍证明证实,且沙沙日、吉吉扭各、乃保次日、陈武奎、曲木日热的基本身份情况,犯罪时均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14.视听资料(光碟)证实,对五被告人讯问时依法进行了录音、录像,五人对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5.证人曲木子某证言证实,其认识曲木日热,他是其叔叔。有一天,其在布拖县沙洛乡依达村遇到了曲木日热,他告诉其,这几天他在解决一个毒品纠纷,有个人急需汇一笔钱给他,他没有银行卡,叫其把银行卡号给他。其就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写了一个给他。第二天,其就在布拖县城街上把钱取出来,亲自交给了曲木日热,具体是多少钱其记不起了,不清楚是什么人往其银行卡上打的钱。曲木日热只是说要将这些钱拿给一个姓乃保和一个姓吉吉的人,具体的事其没有多问。其银行卡卡号是:622848096244815XXXX。

16.证人郭某证言证实,其是一名出租汽车驾驶员,所驾驶出租车的车牌号为云JT17XX。2013年12月6日晚上8点左右,其在思茅客运南站等生意,一个外地口音的男子过来包车,他说有四个人,要两辆车。其告诉他四个人坐一辆车就行了,那个男子说必须要两辆车。后其打电话叫了一个开出租车的朋友过来。其看见包其车的那个男子在客运站里面叫了三个人过来上了其朋友的车。然后,包车男子就上了其的车,并叫其走前面,其朋友那辆车走后面。当晚9时许,当其的车行驶到磨思高速公路黄庄服务区时就遇到边防武警检查,其看见边防武警把这四个人都带走了。后他们打电话告诉其,说这四个人涉嫌带有违禁品。其朋友的出租车车牌号为云JT20XX。包车的那个男子大概有二十岁左右,不是本地人,说的是民族口音,穿的是黑色夹克和一条牛仔裤,手里提了个塑料袋,路上他有打过电话,但说的是民族语言,其听不懂。

17.证人赵某某证言证实,其是一名出租汽车驾驶员,所驾驶出租车的车牌号为云JT26XX。2013年12月6日晚上8点左右,其朋友郭某打电话说有人包车去景东,要两辆车,价钱是1100元,后其开车到了客运南站。当时郭某车上的那名乘客叫了三个人上了其的车,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背着一个包,另外两个人坐在后面,并告诉其让前面的车先走,相隔一段距离,叫其跟在他们后面。当晚9时许,当两辆车先后到达磨思高速路黄庄服务区时就遇到边防武警检查,其看见边防武警把这四个人都带走了。后他们打电话告诉其,说这四个人涉嫌带有违禁品。其朋友的出租车车牌号为云JT17XX。坐在车上的人说的是民族语言,其听不懂。

18.被告人且沙沙日供述。其是受雇于布拖县一个姓“阿尔”的彝族妇女带人到云南去运输毒品。2013年12月2日左右,一个姓“曲木”的人打电话给那个姓“阿尔”的彝族妇女后,“阿尔”就叫其下午到西昌汽车站去接布拖县来的两个人。后其就接到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当天在西昌住了一晚,那个姓“阿尔”的彝族妇女叫其带三个人到云南去运输毒品,事成后给6000元报酬。12月3日早上,“阿尔”给了其2500元钱,叫其带他们到云南去运输毒品,但走时另外一个人还没有来。这样,其带着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从西昌出发坐班车到了昆明。在昆明陈武奎打电话给其,其叫他直接坐车到景洪,到了景洪再和其联系。12月4日早上到了景洪后,在“阿尔”的安排下,一个中年汉族男子把我们接到一旅馆住下。后来,通过电话联系陈武奎到旅馆来找到了我们。12月5日,来接我们的那个中年汉族男子拿了三块毒品到旅馆来,并教他们把毒品分割成小块、包裹好吞进肚子里,他们三个人吞了多少其不清楚。从景洪返回时,那个中年汉族男子还给了其4800元作为路费。12月6日下午,我们从景洪到了普洱。到普洱后“阿尔”打电话给其说乘坐出租车到景东。这样,其就联系了两辆出租车,其坐一辆走前面负责探路,他们三个坐另一辆跟在后面。当天晚上9时许,我们乘坐的出租车在磨思高速路黄庄服务区就被公安人员查获了。其和这个姓“阿尔”的彝族妇女在西昌一酒吧喝酒时认识的,其把自己赌博输了钱的情况告诉了她,她说可以介绍其到云南去给运输毒品的人带路,每带一个人可以赚2000元的路费。这样,其把电话号码留给了她,没过几天,她就打电话给其叫其去带路。其使用的电话号码是152XXXX5308,“阿尔”的电话号码是183XXXX1711。

19.被告人乃保次日供述。2013年12月初,其和吉吉扭各因欠别人赌债无钱偿还,就商量一起去运输毒品挣钱。我们找到同村的曲木日热,他告诉我们背一块回来可以得10000元的报酬,后他给了我们一个电话号码,我们就打那个电话问了相关情况。其和吉吉扭各就坐班车到了西昌,且沙沙日接到我们在西昌住了一晚上。后且沙沙日就带我们二人到了云南景洪,一个中年汉族男子把我们带到一旅馆内休息,后来,陈武奎到旅馆来找到了且沙沙日。那个中年汉族男子就拿了一些毒品叫我们分割、包裹并吞服到体内,且沙沙日就带我们返回。12月6日晚上,在云南省磨思高速路黄庄服务区我们就被查获了。后来,其从体内排出了43坨毒品,经当面称量,净重是328.5克。其的真实名字叫乃保次日,2008年因犯盗窃罪被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10年刑满释放。

20.被告人吉吉扭各供述。其和乃保次日因赌博输了钱,就商量去帮别人运输毒品。后我们找到同村的曲木日热,他给了我们一个电话号码,叫我们到西昌后和这个电话号码联系。第二天,我们到了西昌,且沙沙日接到我们。后且沙沙日带着其和乃保次日到了云南。陈武奎是后面才找到且沙沙日的。一个中年汉族男子就拿了一些毒品给我们,其、乃保次日、陈武奎就各自吞了一些,且沙沙日带我们准备返回。12月6日晚,我们在一高速公路服务站被公安人员查获了。后来,其从体内排出了55坨毒品,经当面称量,净重是359.2克。乃保次日和陈武奎也从体内排出了毒品。这一路上所有费用都是且沙沙日支付的。

21.被告人陈武奎供述。2011年其在西昌认识了李某甲。12月2日晚上,李某甲的父亲李某乙把其介绍给毒品老板“老毛”。后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吃饭,他们就叫我到云南去背毒品,事成后给我10000元的报酬,并说好12月3日一早就下云南去,但因12月2日晚上酒喝多了,12月3日早上其就没有走成。12月3日下午,“老毛”和一个中年彝族妇女到西客站,他们给了其800元和一个电话号码,叫其自行到云南与他们联系。当天,由于没有到昆明的车了,其就赶到云南巧家住了一晚上,并打那个电话号码,对方叫其直接到云南景洪再与他联系。12月4日晚上,其就赶到了云南景洪的打洛镇找到了且沙沙日,当时还有另外二个人。后来,一中年汉族男子就拿了些毒品给我们。12月5日下午,我们就在旅馆内把毒品用塑料纸和透明胶布包装成小块吞到肚子里。且沙沙日就带我们返回,他包了两辆出租车,他在前面探路,我们三个吞了毒品的人就在后面。12月6日晚上,在一个高速公路的服务区被公安人员查获了。后来,其从体内排出了48坨毒品,经当面称量,净重是342.8克。其使用的手机号码是153XXXX1236,且沙沙日所使用的手机号码是152XXXX5308。李某甲的父亲把其介绍给布拖的“老毛”,他们可以得2000元的介绍费,“老毛”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22.被告人曲木日热供述。2013年11月的一天,其到布拖街上赶场,遇到了曲木莫某某,她叫其帮她介绍几个人到云南去背“笆笆”(海洛因),并承诺每介绍一个人给其1000元的好处费,后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号码。2013年12月初的一天沙洛乡逢场,我们同村的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就在沙洛乡一小卖部旁边问其,如果有人在找到云南去背毒品的就介绍他们去。其就把曲木莫某某的电话号码给了吉吉扭各,回去后其也给曲木莫某某打了电话,告诉她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愿意去背毒品。曲木莫某某就叫其通知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第二天从布拖坐班车到西昌去找她,同时还告诉其,如果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到云南去背毒品被公安查获了,就给他们每人家属8万元的经济补偿。第二天,其就把曲木莫某某的话转达给了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说好以后,他们两个就走了。后来,其听说他们两个在其儿子曲木依某处各借了100元,坐班车到西昌。在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被抓了后,其就打电话给曲木莫某某叫她履行当初的承诺。有一天,曲木莫某某打电话给其,叫其把卡号发过去,其就叫侄儿曲木子某把卡号发给她,她好打钱过来。曲木莫某某给他们每家赔偿了4万元,剩下的钱以后再给。这些钱其拿给了乃保次日和吉吉扭各的老婆。有一天中午,且沙沙日的老婆在布拖县电力公司门口把其的2000元介绍费也拿给了其。

原判认为,被告人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采取体内藏匿毒品的方式运输海洛因,其中乃保次日运输海洛因328.8克、吉吉扭各运输海洛因359.2克、陈武奎运输海洛因342.8克,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曲木日热为牟取非法利益,介绍乃保次日、吉吉扭各为他人运输毒品,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且沙沙日带领三人运输毒品、联系毒品卖家、联系运输毒品途中的交通工具并支付途中的各项费用,起主要作用,系运输毒品犯罪的主犯,应当对运输的全部毒品数量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但鉴于且沙沙日不排除有受他人雇佣运输毒品的可能,系初犯、偶犯,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对各自运输的毒品数量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乃保次日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但鉴于其系受他人雇佣运输毒品,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在共同犯罪中,曲木日热在运输毒品中起次要作用,系本案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加之考虑到其系残疾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其减轻处罚。原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四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且沙沙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乃保次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吉吉扭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陈武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曲木日热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本案查获的海洛因1030.5克予以没收。

宣判后,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曲木日热不服,提出上诉。

且沙沙日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且沙沙日是受雇运输毒品,是带路的运输工具,非毒品所有人;毒品未流入社会,尚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且沙沙日是初犯、偶犯,到案后认罪、悔罪。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判处。

乃保次日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乃保次日因家庭经济困难才经人介绍受雇运输毒品;在运输毒品过程中是从犯;且本案毒品被查获未流入社会;乃保次日到案后认罪、悔罪。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吉吉扭各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吉吉扭各受雇运输毒品,也是受害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受且沙沙日安排、指使,是从犯;本案毒品未流入社会,未产生严重危害后果;吉吉扭各是文盲,对运输毒品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认罪、悔罪,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曲木日热提出:是吉吉扭各、乃保次日主动向其询问曲木莫某某的电话号码,基于其与曲木莫某某是亲属关系而知晓才提供了电话号码,但其不知道乃保次日等人是联系运输毒品,并非为了获取中介费而介绍他人运输毒品,也未因此获利。其是残疾人,请求二审法院对其公正判处。

陈武奎的指定辩护人提出:陈武奎受雇运输毒品,是从犯,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是初犯、偶犯;陈武奎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小,本案毒品未流入社会,社会危害小,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陈武奎从轻改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及各指定辩护人所提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是受雇运输毒品、非毒品所有人,各被告人是初犯、偶犯,且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认罪、悔罪态度好,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是本案从犯,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的诉、辩意见。经查,原判已充分考虑本案是受雇运输毒品,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是本案从犯对各自运输的数量负责,各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认罪、悔罪等量刑情节,且在量刑时已经充分考虑而予以从轻判处,故要求再次予以从轻处罚的诉、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且沙沙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及各指定辩护人所提本案毒品未流入社会,尚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社会危害小,请求从轻处罚的诉、辩意见。经查,本案各被告人运输毒品的行为,已触犯刑法,造成社会危害性,依法应对其犯罪行为予以惩处,故上诉人及各辩护人所提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社会危害小,要求从轻处罚的诉、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曲木日热所提其只是向乃保次日、吉吉扭各提供了他人电话号码,并非为了获取中介费而介绍他人运输毒品,也未因此获利,其行为不构成运输毒品罪的意见。经查,被告人乃保次日、吉吉扭各、曲木日热的供述,均证实乃保次日、吉吉扭各为了找到运输毒品雇主才向曲木日热询问电话,曲木日热明知二人欲受雇运输毒品而为其提供毒品雇主电话,且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已实施了运输毒品的行为;证人曲木子某、银行存款凭条与曲木日热的供述,证实在乃保次日、吉吉扭各被抓获后,曲木日热还帮助协调运输毒品雇主与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家属间的补偿事宜,曲木日热介绍他人运输毒品的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故其上诉称不构成运输毒品罪的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且沙沙日带领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和原审被告人陈武奎用体内藏匿海洛因的方式进行毒品运输,其中乃保次日运输328.8克、吉吉扭各运输359.2克、陈武奎运输342.8克,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曲木日热明知乃保次日、吉吉扭各欲受雇运输毒品,而为其提供运毒雇主电话,五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在运输毒品的共同犯罪中,且沙沙日带领运毒人员前往云南、联系毒品,返程途中负责安排路线、食宿,是主犯,应当对全部毒品数量承担刑事责任;乃保次日、吉吉扭各、陈武奎受雇吞食运输毒品,对各自运输的毒品数量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是从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曲木日热介绍乃保次日、吉吉扭各受雇运输毒品,地位作用较小,是从犯,依法对其减轻处罚。乃保次日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五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川凉中刑初字第203号刑事判决以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且沙沙日、乃保次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李光辉

代理审判员  唐光其

代理审判员  吴 茜

 

二〇一五年三月九日

书 记 员  刘 燕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

第二百三十七条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案件,由高级人民法院核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