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在案件中所处地位和作用,应在量刑时得到区别。

裁判摘要:上诉人管云林与上诉人刘春光虽同为本案的主犯,但相比较刘春光在本案中所处的组织者、指挥者和出资人地位,管云林实为毒品货源交易的居间促成人,其作用、地位均明显较刘春光稍次,但一审判决对二人均处以无期徒刑,并未充分体现刘、管二人在本案中作用、地位上的差别,同时鉴于上诉人管云林二审期间坦白承认其在本案中的犯罪事实,相比一审确有悔罪表现,本院综合以上因素,认为一审判决对上诉人管云林的量刑不当,上诉人管云林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一审判决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粤高法刑四终字第125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春光,男,××年××月××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小学,户籍所在地:广东省茂名市茂港区。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辩护人邓超军,广东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管云林,男,××年××月××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初中,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祁东县。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启龙,广东金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江文增,男,××年××月××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初中,户籍所在地: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2011年4月9日因犯抢劫罪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贺新,男,××年××月××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小学,户籍所在地:河南省息县。因本案于2014年2月1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辩护人马千里,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犯贩卖毒品罪一案,于2014年12月5日作出(2014)穗中法刑一初字第325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决定以不开庭的形式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2014年2月17日,在侦查机关的安排下,特情人员王某与被告人刘春光商定,由刘春光以45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向王某贩卖1公斤甲基苯丙胺。次日,刘春光通知被告人管云林联系货源,并安排指使被告人江文增、张贺新接收毒品、转交买家。管云林通过江文增的中国农业银行帐户向毒品货主转定金18000元人民币。管云林、江文增到广州市白云区粤豪大酒店取得毒品后,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在广州市天河区科韵路江韵大酒店8620房对该毒品验货。随后,江文增持该毒品到上述酒店8405房进行交易,被当场抓获。公安人员现场缴获用白色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一包,净重982.63克,含量62.8%。在江文增身上缴获毒资5万元人民币、用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13.58克、用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红色药片0.66克、苹果牌手机一部、三星牌手机一部、索尼爱立信手机一部。公安人员在该酒店8620房抓获管云林、在该酒店大堂抓获张贺新。在张贺新的身上缴获管制刀具弹簧刀一把、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0.72克。在广州市白云区的乐满涛酒店抓获刘春光,查获用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红色药丸5.74克、用木糖醇塑料瓶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3.13克、吸毒工具等。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书证、物证、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共同贩卖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四名被告人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春光、管云林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江文增、张贺新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江文增、张贺新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江文增在2011年4月19日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其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实行并罚。考虑本案各被告人毒品犯罪的数量、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具体的量刑情节等,决定对被告人江文增、张贺新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及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七条之规定,作出判决:

一、被告人刘春光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被告人管云林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三、被告人江文增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撤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1)天法少刑初字第23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江文增所宣告的缓刑,原判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四、被告人张贺新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五、涉案被扣押的毒品、吸毒工具、管制刀具,均予以没收、销毁;被扣押的手机等,均予以没收。

上诉人刘春光上诉提出:一、一审判决书严重延迟送达,严重违反法律规定;二、本案系关键证人王某因欠其赌债,故联合公安机关对其进行栽赃陷害,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则是为洗脱罪责而拉其下水,其没有参与任何毒品买卖,亦无指使他人进行毒品交易。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改判无罪。

其辩护人辩护提出: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刘春光犯贩卖毒品罪的证据,主要靠江文增、张贺新的供述及王某的证言证明,但江文增、张贺新二人关于案发当天谁先到乐满涛酒店的问题存在矛盾及江文增关于刘春光是分几次交一万元现金给管云林的问题存在供述不一,而王某在公安出具《受案登记表》前两天就到派出所做了检举刘春光贩毒的笔录,属证言来源不明,一审作为证据的手机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不排除为刘春光与他人日常赌博及购买少量毒品的联系,甚至是手机被他人乱用所致,故上述证据都不具有确定性,而现有证据只能认定联系毒品上家的是管云林,联系毒品下家的是王某,上诉人刘春光全过程没有接触过毒品、毒资,亦未出现在犯罪现场,一审判决认定刘春光贩毒的证据不足;二、本案不排除是王某因欠刘春光赌款而对其陷害,请法院查明;三、本案存在公安机关的”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且刘春光在本案中所起作用较小。综上,请求二审对刘春光公正判处。

上诉人管云林在一审宣判后上诉提出其在本案中只是应毒友邀请参与了吸毒,其没有介绍和参与贩卖毒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改判无罪。后其又在二审审理期间承认参与贩卖毒品交易,提出其虽然参与了本案,但其是在刘春光和毒品上家之间居间促成交易,其本人并无从中谋利,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辩护提出:一、现有证据显示,上诉人管云林既不是本案犯意的提出者,也不是贩毒活动的组织策划或者出资者,其在本案中仅起居间介绍购买毒品的作用,应属从犯,一审认定其为主犯明显与事实不符;二、上诉人管云林作为居间介绍人,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明显低于主犯刘春光和全程参与的江文增,其量刑应低于同案的江文增,一审判决量刑过重;三、上诉人管云林属初犯,且二审期间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江文增上诉提出:一、本案存在”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情节,一审没有认定存在”犯意引诱”的情节是错误的,且在认定存在”数量引诱”后未给予应有的从轻处罚;二、上诉人江文增主观上并无贩卖毒品的故意,其是受同案人刘春光指使,跟着管云林跑腿,其作用应与同案人张贺新相当,但量刑差距有六年之多,显失公平;三、上诉人江文增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和同案人的情况,存在坦白情节和悔罪表现。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张贺新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一、一审判决的证据未能充分证明上诉人张贺新”明知”其同案人是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其是受蒙骗而跟随至现场,其并没有参与至毒品交易当中,一审认定其犯贩卖毒品罪证据不足,应认定其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二、在本案中,上诉人张贺新并非出资者和组织者,在共同犯罪中只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三、上诉人张贺新归案后一直如实供述、自愿认罪,有一定悔罪表现;四、本案存在”特情介入”情况,且毒品含量明显偏低。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张贺新改判非法持有毒品罪,处以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16日,王某向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棠下派出所举报上诉人刘春光涉嫌贩卖毒品。

2014年2月17日,在公安机关的安排下,王某与上诉人刘春光接触。王某与刘春光商定,由刘春光以人民币45000元的价格向王某贩卖1公斤甲基苯丙胺。

2014年2月18日,刘春光通过上诉人管云林联系毒品上家准备毒品货源,并指使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随同管云林前往接收毒品并转交买家。管云林通过江文增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向毒品上家”卢老板”转去定金人民币18000元,管、江二人一同到广州市白云区粤豪大酒店取得毒品。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到广州市天河区科韵路江韵大酒店8620房对上述毒品验货后,由江文增持该毒品到江韵大酒店8405房与公安人员扮成的买家进行交易,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公安人员现场缴获用白色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一包,净重982.63克,含量62.8%。在江文增身上缴获毒资5万元人民币、用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13.58克、用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红色药片0.66克、苹果牌手机一部、三星牌手机一部、索尼爱立信手机一部。公安人员又在该酒店8620房抓获管云林,在该酒店大堂抓获张贺新,在张贺新的身上缴获管制刀具弹簧刀一把、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0.72克。同时,另一队公安人员在广州市白云区的乐满涛酒店抓获刘春光,查获用白色小塑料袋包装的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红色药丸5.74克、用木糖醇塑料瓶装的白色晶体甲基苯丙胺3.13克、吸毒工具等。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棠下派出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证实:本案的立案、破案和抓获各上诉人的经过,各上诉人均为被动归案。

2.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实:

(1)2014年2月18日,公安人员对广州白云区京溪乐满涛酒店521房进行搜查,在房内中间位置柜子上发现三个塑料水瓶,其中两个水瓶插有吸管,塑料瓶旁放有锡纸及袋装的红色药丸及一个木糖醇塑料瓶袋装的白色透明晶体,在电视柜抽屉发现一小袋蓝色塑料袋包装的红色药丸。除扣押上述物品之外,公安机关还扣押了上诉人刘春光的手机二部(号码分别为136××××7558、130××××7682)。

(2)2014年2月18日,公安人员对广州市天河区科韵路江韵大酒店8405房进行搜查,在床上发现一包用白色透明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状物品,在地上发现面额为100元的人民五沓,共计5万元。除扣押上述物品外,公安机关还扣押了上诉人江文增持有的白色晶体两小包、红色药丸一小包,苹果、三星、索爱手机各一部(号码分别为136××××1099、186××××2048、132××××8081);扣押上诉人张贺新持有的弹簧刀一把、白色晶体一小包、诺基亚手机一部。

(3)2014年2月18日,公安人员对天河区科韵路江韵大酒店8620房进行搜查,在房间靠近窗户的茶几上发现一个用矿泉水瓶改装的吸毒用具”冰壶”。除扣押上述物品外,公安机关还扣押了上诉人管云林持有的锡纸两张、三星手机一部(号码186××××1712)、中国工商银行卡一张(卡号62×××13)、中国农业银行卡一张(卡号62×××15)。

3.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穗公(司)鉴(化验)字(2014)444号《化验检验报告》鉴定意见证实:1号检材为江韵大酒店8405房内的白色晶体1包,净重982.6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62.8%;2号检材为江文增身上的白色晶体2包,净重13.58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3号检材为江文增身上的红色药片7颗,净重0.66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4号检材为张贺新身上的白色晶体1包,净重0.72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4.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穗公(司)鉴(化验)字(2014)583号《化验检验报告》鉴定意见证实:检材来源于2014年2月18日在广州市白云区京溪乐满涛酒店521房查获的可疑物品。其中,l号检材为白色晶体1瓶,净重3.1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2号检材为红色药丸2包,净重5.7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5.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出具的穗公天刀字(2014)第14013号《管制刀具认定书》证实:上诉人张贺新持有的弹簧刀属国家规定的管制刀具。

6.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出具的《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上诉人刘春光、江文增、管云林、张贺新的尿液经吗啡、甲基安非他命、氯胺酮联合检测试剂盒检测,结果均呈阳性。

上诉人刘春光、江文增、管云林、张贺新对上述报告书及相关照片进行了签认。

7.缴获的毒品、移动电话、现金等物证照片。

(1)对乐满涛酒店521房缴获毒品照片,上诉人刘春光、证人向某均进行签认;上诉人刘春光并对其被缴获的二部手机予以签认。

(2)对江韵大酒店8405房内缴获的一袋甲基苯丙胺、毒资现金人民币5万元,上诉人江文增均予以签认;上诉人江文增并对其身上被缴获的毒品2包、手机予以签认;证人王某、郭某分别进行指认。

(3)对江韵大酒店8620房的照片,上诉人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均予以签认;上诉人管云林并对其身上被缴获的手机、银行卡分别予以签认。

(4)上诉人张贺新对其身上被缴获的毒品、弹簧刀照片,均予以签认。

8.中国农业银行账户交易清单证实:2014年2月18日,上诉人江文增通过其妻子胡丰丽的银行账户62×××74向上诉人管云林提供的账户62×××78转账人民币18000元。

经上诉人江文增签认,62×××78是上诉人管云林提供给其转入上述款项的账号。

9.上诉人刘春光使用的136××××7558、130××××7682,上诉人江文增使用的136××××1099、186××××2048、132××××8081,上诉人管云林使用的186××××1712,证人王某使用的150××××6928和同案人”卢老板”使用的158××××3233的手机通话清单证实:2014年2月17日16:40分至2月18日22:13分,上诉人刘春光与证人王某有多次通话记录;2014年2月1日至2月18日期间,上诉人管云林与上诉人刘春光有多次通话记录及短信记录;2014年2月5日至2月18日期间,上诉人刘春光与上诉人江文增有多次通话记录;2014年2月16日至2014年2月18日期间,”卢老板”与上诉人管云林有多次通话及短信记录。

10.上诉人刘春光和上诉人管云林手机短信照片证实:上诉人管云林与”卢老板”(158××××3233)就交易地点粤豪国际大酒店、乐满涛酒店五楼、交易金额等进行讨论,并要求用农行的卡进行汇款;上诉人管云林与上诉人刘春光(136××××7558)关于在乐满涛五楼和”粤豪”交易的内容。具体如下:

(1)上诉人管云林与”卢老板”的短信内容(经与通话清单对照,手机显示时间有误,与实际时间存在一天区别):

2月18日(实为被抓获前一天,即2014年2月17日)

管:5:58,”拿套东西现金”;

2月19日(实为被抓获当天,即2014年2月18日)

管:1:24,”我这边客人约好两点到”;1:37,”大约什么时间到,我好跟他们说”;2:43,”老板别生气,是我客人没按时间到,放心绝对不是乱说的,是我一个外地客户从家里下来提的,要四个,全部现金到位”;

卢:3:01,”钱准备好在(再)过去”;

管:3:01,”OK”;3:18,”三个”;3:20,”钱没问题”;3:37,”怎么操作”;

卢:3:39,”嘉禾鹤边粤豪国际大酒店”;

管:3:41,”知道,八万三够不”;

卢:3:41,”你要等客户钱弄好在(再)带过去”;

管:3:42,”我要求全部现金,现在在银行取钱,开始现金才五万多”;

卢:3:45,”什么八万三不懂”;

管:3:47,”三套共八万七千元”;4:11,”我到了粤豪国际了”;4:31,”怎么还没到”;5:09,”号码发过来”;5:46,”怎么回事,等这么久”;5:55,”十点前能搞好没”;15:16,”送到同和京溪路,乐满涛酒店五楼,到了给电话,两套大块料的”;15:17,”晚点还要三套”;15:24,”同和京溪路乐满涛酒店五楼,到了电话”;

卢:15:30,”你钱先打些入来没打到明天也送不到”;

管:15:31,”现在打一万过来”;15:39,”到了付全款”;

卢:15:41,”现在都没吃怎么老是说到下一吨去干吗一百套我也不希”;15:42,”口字别打下去行不行啊真烦闷”;

管:15:44,”是你手机的问题”;15:54,”速度”;17:27,”体谅下第一次”;

卢:17:30,”不可以你打定金给我的时候就要准备好的这是你们的问题”;

管:17:32,”钱在棠下”;17:36,”天河棠下小区”;17:52,”现在送到天河棠下小区,我在那边等你”;

卢:17:53,”要就自己来了”;

管:17:57,”先打钱”;17:58,”再打两万你,拿一套好了”;18:00,”自己没本钱烦躁”;

卢:18:44,”打了没有啊?”;

管:18:46,”正在去银行”;

卢:18:50,”邮政卢细昌6221885868001852439”;

管:19:59,”这边没邮政,农业的还有不”;20:18,”赚了”;20:25,”转了”;21:02,”粤豪国际”。

(2)上诉人管云林与上诉人刘春光(”肥仔光”)的短信内容:

2月18日(实为被抓获前一天,即2014年2月17日)

刘:18:43,”有没有东西吗?”;

管:18:44,”当面说”;18:48,”在哪里吗”;

刘:18:49,”你在那里?我在外面马上回来”;

管:18:52,”乐满涛五楼”;

2月19日(实为被抓获当天,即2014年2月18日)

管:1:48,”货到了,要我提钱去拿先给我们的,你看看怎么做了,很急”;2:21,”你那不要了是吧”;

刘:2:24,”等一下拿了钱再说吧”;

管:2:26,”这边也慢吞吞的,我想疯掉”;

刘:13:38,”现在在哪里?我现在要东西?现金、要大块的!你快点、有没有?别人半个小时就到了。快点”;

管:14:09,”京海”;14:10,”拿钱跟我去粤豪拿”;

刘:14:11,”二个多少时间能到我那里?人家来我这里了”;

管:14:13,”我过去找你”。

11.广州市乐满涛酒店信息单和客房部报表证实:上诉人刘春光于2014年2月18日登记续住521房。

12.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调取的粤豪大酒店监控录像视频和各上诉人对视频监控截图的辨认,证实:2014年2月18日21:59分,上诉人江文增、管云林与一名男子进入酒店;22:03分,该男子从酒店楼梯下来到大堂,上诉人江文增上前接过该男子手中的一袋物品,上诉人管云林随后起身,两人一同离开。

上诉人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均对上述视频截图进行了签认。

13.上诉人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的身份材料证实:各上诉人的身份情况。

14.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天法少刑初字第23号刑事判决书证实:上诉人江文增犯抢劫罪,于2011年4月19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上诉人江文增本案作案时在缓刑考验期内。

15.证人王某(举报人)的证言:2013年7、8月份,我认识了刘春光,后发现他有吸冰毒与贩卖冰毒的行为,还问我有什么朋友想做冰毒生意的话可以介绍给他,我认为这是犯法的,于是今天(2014年2月16日)决定来公安机关(棠下派出所)举报他。刘春光是广东茂名人,手机号码是136××××7558,约四十岁,较胖。2014年2月17日,刘春光打电话给我,我就说有朋友想要买货(指冰毒),刘春光让我到白云区京溪乐满涛酒店521房先看货。当晚23时许,我去到白云区京溪的乐满涛酒店521房,找到刘春光,当时还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等人在场。刘春光拿了一包冰毒给我看,后我告诉刘春光是外地朋友要货,并与刘春光说好45000元的价格买一公斤冰毒。后我回到棠下向公安机关报告,公安机关叫我约对方交易,并安排警察假扮买家去接头。第二天下午16时许,刘春光打电话叫我去白云区京溪的乐满涛酒店521房。我到达后,刘春光说还要等他朋友送货过来。下午17时许,刘春光的朋友过来送货,但不知道刘春光怎么跟他们讲,最后他朋友又拿着货走了。刘春光问我,我朋友是否真的带钱过来,我说是带现金过来,现在正在科韵路的江韵酒店等着,刘春光便让管云林他们跟其一起到天河棠下。当时,郭警官和周警官已经在科韵路江韵酒店8405房开好房。管云林带着江文增、张贺新跟我一起来到江韵酒店后,我开了8620房。管云林叫江文增跟我先去找我朋友,看是不是真的带了钱过来。于是,我和江文增到江韵酒店的8405房,在房间里面,郭警官拿出五沓钱给江文增看。后江文增与我一起回8620房,江文增告诉管云林见到钱了,后打电话给刘春光,由刘春光同意交易。管云林叫我和张贺新在房里等,他和江文增去取货。我和张贺新一直等到晚上22时40分许,管云林和江文增回到8620房,管云林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包冰毒叫我拿着,我不肯,管云林叫江文增拿着冰毒跟我去8405房交易。江文增拎着这包冰毒跟其去8405房。进房后,江文增拿出那包冰毒交给郭警官,郭警官把钱给了江文增,江文增刚接过钱,外面的便衣警察打开门冲进来,将江文增抓住,并当场查获了江文增卖的冰毒和收下的钱。警察还抓获了管云林和张贺新。后来,其听警察说刘春光也在白云区那边被抓了。卖冰毒整个事情都是由刘春光在乐满涛酒店坐镇指挥的,冰毒的货源也是刘春光组织的。

经辨认照片,证人王某辨认出上诉人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

16.证人郭某的证言:2014年2月18日上午,我所在的禁毒大队接到棠下派出所的报告,称收到群众举报在棠下派出所的辖区内有人贩卖毒品,且涉毒数量较大,要求禁毒大队给予和技术支持。禁毒大队派我和同事周灿安到棠下派出所了解情况。我与同事详细地向举报人王某询问了有关贩毒的情况,据王某的介绍,贩毒的是一个叫刘春光的男子为首的团伙,主要贩卖的是冰毒,每次出货量都很大,并且王某跟他们也都认识。于是,我安排王某继续跟对方联系,看对方到底有没有毒品。当天下午,王某称已与对方联系,并确定了对方有冰毒,价格是五万块钱一公斤。我让王某约对方交易,称我想购买一公斤冰毒,而且可以当面付现金。后我召集同事及棠下派出所的干警布置行动方案。当天下午17时许,我与同事到科韵路江韵大酒店埋伏,由我和周灿安扮毒品买家入住江韵酒店8405房,其他民警分散埋伏。晚上20时许,王某带了一名黑衣男子来我和周灿安所在的8405房,我把事先准备五万块钱拿出来给该名黑衣男子看,该男子看了后让我在房间里等,他们去拿货(指冰毒)来。晚上23时许,王某与该男子来了,该男子给其一个塑料袋包着的东西。我打开确认是一包冰毒后,把事先准备好的五万块钱交给该男子。该男子接过钱后在数钱,我便和周灿安配合埋伏的同事将该男子和王某一起抓获。其他同事在8620房和楼下抓了两名贩毒的同伙,另外一组同事在白云区的乐满涛酒店也抓了两名贩毒的同伙。

经辨认照片,证人郭某辨认出上诉人江文增是其和同事在江韵酒店8405房抓获的黑衣男子。

17.证人向某的证言:2014年2月18日晚上21时,我得知刘春光在在白云区京溪乐满汉酒店521房,于是,其到该酒店找刘春光。房间内只有刘春光一个人,他一直在那打电话,很忙。我见房内桌上的冰毒和麻古,以及吸毒的冰壶和锡纸,就自己在那开始吸冰毒。吸了没几口后,我觉得有点迷糊,便坐在椅子上缓缓劲。刘春光打完电话后也在那吸冰毒,吸完后其与刘春光在房间内聊天。没多久,警察冲进来,将我和刘春光抓住并带到了派出所。我从头到尾只见到刘春光一个人。

经辨认照片,证人向某辨认出上诉人刘春光。

18.上诉人刘春光的供述:2014年2月18日23时许,我和向某在广州市白云区京溪乐满涛酒店521房内吸食冰毒,后来有便衣民警进来出示工作证表明身份将我们两人控制住,并在我所在房间内的台面查获一小袋透明包装袋装的麻古和一个木糖醇塑料瓶装的冰毒,在房间梳妆台抽屉查获一小袋蓝色塑料包装袋装的麻古。我当时身上有两台手机,一台是iphone5手机,电话号码是136××××7558,另一台是NOKIA手机,电话号码是130××××7682,房间里的毒品是之前曾在房间吸毒的张贺新留下的。2014年2月18日下午16时许,张贺新叫我去乐满涛酒店521房玩骰子,我去到时,他已经在房间,当时房间还有麻古和吸毒工具”冰壶”。我不知道521房是谁开的。张贺新在向某没来之前就离开了,我只知道他是河南人,30岁左右,手机号131××××7168。我是在2013年6月开始吸冰毒的,一个月吸七八次左右,毒品都是朋友给的。去过乐满涛酒店521房的还有江文增。我和管云林不熟,我不知道我的手机里与管云林之间发的短信是怎么回事,我没给过别人钱,也没叫人送过货,我只是吸毒,没有贩卖毒品。

经辨认照片,上诉人刘春光辨认出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和证人向某。

19.上诉人管云林的供述:2014年2月18日下午,我在乐满涛酒店遇到一名叫”阿何”(张贺新)的男子,张贺新叫我到棠下江韵大酒店8620房。我去到后,里面有张贺新和另两名其不认识的男子。我在房里吸了两口冰毒。晚上21时多,我和张贺新的其中一个朋友去了白云区的粤豪酒店,在粤豪酒店大堂坐了两三分钟没干什么,又打车回了科韵路江韵酒店。回到620房间后,我一个人在房间去洗脸时,被冲进来的民警抓住。我没有贩毒,只是吸毒。我不清楚我手机里与”卢老板”和”肥仔光”(刘春光)的短信是什么回事,不是我发的。

经辨认照片,上诉人管云林辨认出上诉人张贺新、江文增。

20.上诉人江文增的供述:2014年2月18日下午15时多,刘春光让我等下跟管云林、王某去送货,并看住管云林不要让他玩花样。于是,我跟着刘春光到京溪大街的乐满涛酒店521房,当时房间里有王某和张贺新两个人。没过多久,管云林过来了。然后王某和管云林谈买冰毒的事,我没注意听。刘春光给了管云林10000元,说是向管云林买冰毒的定金。之后,管云林叫我和他一起去农行,将钱转账给另一个账号,我们两人再回到521房。后来,管云林打电话叫两名男子过来,他们带了两包冰毒,但因王某没带钱,那两名男子便带走了。后来到了傍晚18时多,我按照刘春光的要求跟着王某、管云林、张贺新一起坐出租车去了江韵大酒店。到酒店后,王某开了620房,我们四人到房间后,王某便自己出去了。过一会儿,王某回来了,他让管云林和他一起去”看钱”,管云林让我跟着王某去。我跟着王某到405房,当时405房里有两名男子,王某介绍说是买货的老板,对方两名男子便拿出一袋钱,里面都是100元的人民币,大约有几万元。我和王某回到620房,王某告诉管云林看到钱了,管云林便打电话找货。后来,管云林让我跟他出去取货。之前,刘春光打电话给我说转了18000元到我的农行账户(户主是我妻子胡丰丽),叫我给管云林。我按照管云林的要求,将18000元在农业银行转给了卖家。后我和管云林坐出租车去白云区嘉禾鹤边村的粤豪大酒店门口等了一段时间,之前送毒品的两名男子中的一名来到将我和管云林带到粤豪大酒店大堂,随后拿了一包冰毒过来,管云林让我拿着。拿到货后,我和管云林打车回江韵大酒店,进了620房,王某和张贺新都在。管云林从那包冰毒里拿出一点来吸,说要验验货,吸完后说货还可以,再从里面拿出点分给了我和张贺新,说给我们玩的。后管云林让我拿着那袋东西和王某送去405房,进了405房,我把这袋东西拿给那两个老板看,这包冰毒是装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的,呈白色晶体状,外面套一个棕色的塑料袋里,棕色塑料袋外面还套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他们看过货后,把那袋钱给了我,并让其数一下,我刚接过钱正准备数时,突然有几名穿便衣的男子冲进房间里,将我和王某抓住。后来警察又从外面把管云林和张贺新也带了过来。

刘春光三十多岁,较胖,个子不高,手机号码是136××××7558。是刘春光介绍我认识管云林的,在聊天时,管云林说他自己是卖冰毒的。去年年底,我在乐满涛酒店认识张贺新,张贺新去那是和我一起帮刘春光看住管云林,刘春光最近手头较紧,怕管云林卷钱跑路。我帮刘春光送冰毒事前没谈什么好处,但我想事后他会提供些冰毒给我吸食。刘春光平时对我不错,我跟着他有大半年了,我的手机是他买的,房子也是他给钱租的,还经常给我零花钱。

经辨认照片,上诉人江文增辨认出上诉人刘春光、管云林、张贺新。

21.上诉人张贺新的供述:2014年2月17日晚上23时许,刘春光打电话叫我去白云区乐满涛酒店521房玩,当时在521房里有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等人。没多久,王某来了,他向刘春光买冰毒。当时管云林拿了一包冰毒给王某看,并且刘春光要我和江文增给王某送货。王某说管云林的冰毒太湿,后来王某就没要管云林的货。王某走之后,刘春光对我说,对天河棠下熟悉一点,还是要我和江文增送货到棠下。第二天下午两三点左右,我到乐满涛酒店521房玩。其时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都在,后来王某又来了。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和王某他们四个人在谈买冰毒,我在旁边玩电脑游戏。后来江文增跟管云林下楼去打了一万块钱给他们的冰毒上家作为定金。他们打了定金过了有一两个小时,有两个潮汕口音的男子拿了两公斤冰毒,王某又说是他朋友要的货,自己没带现金。送货男子一听王某没带现金,转身带着货走了。那两个送货的男子走了之后,刘春光叫管云林、江文增、我和王某一起去棠下。刘春光要王某带我们来天河区棠下,看王某介绍的朋友是否真的有钱。我们来到棠××韵路的江韵大酒店,王某开了6楼的房间,进了房间后,王某说他买冰毒的朋友在楼下开了房,江文增便跟王某下楼去找他朋友。没多久,江文增跟王某上来了,江文增说对方确实有现金。管云林听到后,开始不停的打电话联系货源。后来,管云林和江文增出去了,王某说他们是去给冰毒卖家转钱去了,我在宾馆玩电脑,王某也待在宾馆看电视。晚上22时许,管云林和江文增回来了。管云林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包冰毒,说先验下货,他从那包冰毒里面挖了一些出来,用自制工具吸食。吸完后,管云林说货还可以,江文增从那包冰毒里面挖出一点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说留着吸,管云林从那包冰毒里面挖出一点给我。后来,管云林叫我拿冰毒跟王某下去交易,我不愿意去,管云林便叫江文增去,江文增便拿着那包冰毒跟王某下楼去交易了。他们两个一下楼,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便说我在楼下等。我刚到楼下,便被几个便衣警察抓住。去江韵大酒店时,我带了一把弹簧刀,因为吸冰毒老是出现幻觉,总觉得别人要害我,所以带着一把弹簧刀在身上。

经辨认照片,上诉人张贺新辨认出上诉人刘春光、江文增、管云林。

对于上诉人刘春光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意见,经查:一、一审宣判笔录显示,一审法院在对上诉人刘春光进行宣判时一并送达了判决书,并经刘春光本人签名捺印确认,并无证据显示一审存在延迟送达的情况;二、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其在举报刘春光有贩毒行为后,在公安机关安排下一直与刘春光联系购买毒品事实,并目睹上诉人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参与本案的过程,另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归案后亦均一致、稳定地供述其二人是在刘春光的指挥下,跟随管云林、王某进行毒品交易,此供述与证人王某的证言相吻合。在客观证据上,上诉人刘春光与管云林之间的手机短信内容证实了刘、管二人之间就毒品交易细节问题的沟通过程,以上多项证据均相互印证了上诉人刘春光在本起毒品犯罪中作为组织者、指挥者、出资人所处重要地位和所起主要作用,目前并无证据显示证人王某、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存在作伪证、伪供或者公安机关存在取证程序违法的情况,故上诉人刘春光及其辩护人所提的证据不足的意见,及辩护人所提的刘春光作用较小的罪轻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三、证人王某在案发前便向公安机关举报刘春光素有贩卖毒品的行为,在其与刘春光联系毒品交易事宜后,刘春光与其他上诉人积极组织货源,次日便完成交易,从本案各上诉人之间分工的明确、毒品流通渠道的顺畅,足以印证证人王某举报刘春光素有贩毒行为的情况属实,刘春光等人并非原无贩卖毒品的意图,故本案不存在公安机关”犯意引诱”的情况,辩护人所提本案存在”犯意引诱”的罪轻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四、一审判决已经认定本案不排除存在”数量引诱”的情形,在量刑时对刘春光已作酌情从轻处罚,量刑属适当,二审期间辩护人又以此为由请求对刘春光作进一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管云林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意见,经查:一、通过上诉人刘春光与管云林之间的短信联系内容,以及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的供述,均可印证上诉人管云林为刘春光居间介绍联系毒品上家,并积极促成毒品交易的事实,管云林及其辩护人所提管云林在本案中起居间介绍作用的辩解意见,一审判决中亦已作认定,但管云林在本案中是刘春光与毒品上家之间毒品、毒资流转的主要经手人,对本案毒品来源及毒品交易起关键作用,一审认定管云林为共同犯罪中的主犯适当,辩护人所提管云林是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二、上诉人管云林与上诉人刘春光虽同为本案的主犯,但相比较刘春光在本案中所处的组织者、指挥者和出资人地位,管云林实为毒品货源交易的居间促成人,其作用、地位均明显较刘春光稍次,但一审判决对二人均处以无期徒刑,并未充分体现刘、管二人在本案中作用、地位上的差别,同时鉴于上诉人管云林二审期间坦白承认其在本案中的犯罪事实,相比一审确有悔罪表现,本院综合以上因素,认为一审判决对上诉人管云林的量刑不当,上诉人管云林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一审判决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对于上诉人江文增的上诉意见,经查:一、本院认为本案不存在”犯意引诱”的情况,理由详见前文对上诉人刘春光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意见的查证情况第二项,此处不再赘述;二、一审判决已经认定本案不排除存在”数量引诱”的情形并在量刑时对江文增酌情从轻处罚,量刑属适当,二审期间江文增又以此为由请求进一步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三、一审判决认定江文增与张贺新在本案中均为从犯且有如实供述的情节,但二人在本案中的作用具有较大的区别:江文增在刘春光的指使下,跟随管云林通过银行向毒品上家转去毒资,又前往粤豪大酒店取回毒品,至江韵大酒店与公安人员假扮的买家进行交易,江文增作为本案毒品、毒资的主要经手人之一,其作用明显比仅是跟随去江韵大酒店进行毒品交易的张贺新更大,且江文增属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险性明显较张贺新大,故一审判决对二人量刑进行明显区分亦属适当,不存在量刑不平衡的情况,上诉人江文增认为量刑不公请求从轻改判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张贺新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意见,经查:一、上诉人张贺新归案后一直稳定供述,其在酒店房间内见证了证人王某与上诉人刘春光商量购买毒品的全过程,并在上诉人刘春光的指挥下,与管云林、江文增及证人王某一起前往江韵大酒店进行毒品交易,此情节与上诉人江文增所作供述、证人王某所作证言相吻合,足以认定上诉人张贺新对其参与毒品交易是明知的,结合其他客观证据,足以认定上诉人张贺新构成贩卖毒品罪,其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应认定其犯非法持有毒品罪的理由不能成立;二、上诉人张贺新在本案中系从犯,有如实供述的情节,本案存在”特情介入”的问题,一审判决中已作认定,并在对上诉人张贺新作减轻处罚,量刑适当,二审期间上诉人张贺新及其辩护人又以此为由请求本院进一步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春光、管云林、江文增、张贺新共同非法贩卖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刘春光、管云林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江文增、张贺新是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上诉人江文增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今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实行并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唯对上诉人管云林的量刑不当,应予纠正。上诉人管云林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所提原判量刑不当、请求二审从轻改判的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其余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及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刑一初字第325号刑事判决的第一、三、四、五项判决及第二项判决中对上诉人管云林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刑一初字第325号刑事判决第二项对上诉人管云林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管云林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2月18日起至2029年2月17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晓明

代理审判员  段金亮

代理审判员  林耀斌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江发西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独立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的,依照本法分则的规定。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

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五十九条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属于犯罪分子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第七十七条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或者发现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缓刑,对新犯的罪或者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