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贩卖、运输毒品的共同故意和相关行为,依法认定为运输毒品罪。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6)渝刑终136号

原公诉机关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XX川,男,1989年1月19日出生于重庆市大足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大足区。因犯抢劫罪于2007年6月2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2007年10月1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运输毒品罪于2015年1月13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恪定,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鲁启江,绰号小白兔,男,1986年6月27日出生于重庆市大足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大足区。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2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邓福声,男,1978年6月29日出生于云南省镇雄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云南省昭通市。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0月1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侯文军,男,1989年1月26日出生于重庆市铜梁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重庆市铜梁区,住重庆市铜梁区。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0年10月19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3年5月1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0月1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同年12月25日被释放;同日因涉嫌犯开设赌场罪被刑事拘留,2015年1月23日被释放;同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7日被逮捕。现原审被告人何刚,男,1970年9月3日出生于重庆市江津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江津区。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09年8月13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0年1月1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0月1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

辩护人马选刚,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韩雨恒,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何刚,男,1970年9月3日出生于重庆市江津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江津区。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09年8月13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0年1月1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0月1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原审被告人陶述刚,男,1978年11月26日出生于重庆市大足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大足区。因犯抢劫罪,于2003年4月1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2005年4月3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0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丹,重庆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原审被告人陶述刚,男,1978年11月26日出生于重庆市大足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大足区。因犯抢劫罪,于2003年4月1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2005年4月3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0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铜梁区看守所。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XX川、何刚、邓福声犯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鲁启江犯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陶述刚、侯文军犯非法持有毒品罪、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6年6月29日作出(2016)渝一中法刑初字第0009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XX川、鲁启江、邓福声、侯文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重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长江出庭履行职务,上列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一)2014年9月下旬,被告人XX川、何刚在云南省昆明市共谋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牟利,XX川通过被告人鲁启江联系到被告人陶述刚,双方约定陶述刚以25元一颗购买甲基苯丙胺片剂1.2万颗,陶述刚遂安排被告人侯文军在重庆接收该批甲基苯丙胺片剂。2014年10月1日15时许,何刚与携带甲基苯丙胺片剂的被告人邓福声来到重庆市铜梁区车管所附近路段将毒品交给被告人侯文军时,公安机关将交接毒品的何刚、邓福声、侯文军抓获,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片剂共计净重1127.41克。(二)2014年8月31日,被告人陶述刚因怀疑其妻与被害人张某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遂指使被告人侯文军对张实施报复。同年9月1日早上,侯文军邀约他人对张某某进行殴打,致张某某轻伤。

上述事实,有相关立案书证、扣押清单、提取笔录、毒品称量笔录、辨认笔录、鉴定意见、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实。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XX川、何刚共同贩卖、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鲁启江参与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邓福声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陶述刚、侯文军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陶述刚、侯文军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还构成故意伤害罪。何刚、侯文军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贩卖毒品罪,系累犯、毒品再犯,依法从重处罚。陶述刚、侯文军一人犯数罪,应予数罪并罚。侯文军在被羁押期间主动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对侯文军所犯故意伤害罪依法从轻处罚。陶述刚主动投案,可依法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XX川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何刚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被告人鲁启江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00元;四、被告人邓福声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00元;五、被告人陶述刚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50000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50000元;六、被告人侯文军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20000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20000元;七、对扣押在案的毒品及犯罪工具手机予以没收。

上诉人XX川提出,没有共谋贩卖毒品,未参与运输毒品,一审量刑过重。XX川的辩护人提出,XX川系居间介绍毒品买卖,未参与毒品运输,不构成运输毒品罪,XX川到案后认罪态度好,毒品未流入社会,请求对XX川从轻处罚。

上诉人鲁启江提出,一审认定的情节有误,其不知送的是样品,手机上的内容他亦不知情,其在羁押期间有个立功情节,请求二审重新裁判。

上诉人邓福声提出,他只起了装卸、转移毒品的作用,一审量刑过重。

上诉人侯文军提出,一审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不明知是毒品,不构成犯罪,其在公安机关刑讯逼供的情况下作出的有罪供述应予排除;其羁押期间有立功情节,请求从轻处罚。侯文军的辩护人提出,认定侯文军主观上明知是毒品的证据不足,侯文军不构成犯罪,如果构成也应是从犯;即使认定明知,也不应定非法持有毒品罪,其行为符合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侯文军羁押期间检举他人犯罪查证属实,有立功情节,一审量刑过重,请求减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何刚的辩护人提出,何刚在贩卖、运输毒品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毒品未流入社会未造成实际危害,请求对何刚从轻处罚。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意见认为,侯文军检举他人犯罪数额较小,不予从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一)2014年9月下旬,上诉人XX川、原审被告人何刚在云南省昆明市共谋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牟利。XX川在昆明市通过上诉人鲁启江联系到原审被告人陶述刚,双方约定,陶述刚以25元一颗的价格购买甲基苯丙胺片剂12000颗,在重庆交货,货到付款。随后,陶述刚安排上诉人侯文军在重庆市大足区万古镇附近接收该批毒品并保管、藏匿。同月30日晚,何刚乘飞机由云南省昆明市到达重庆市,与上诉人邓福声碰面。同年10月1日,何刚安排车辆陪同邓福声携带甲基苯丙胺片剂到达重庆市铜梁区,在铜梁区车管所附近路段将甲基苯丙胺片剂交给侯文军。当日15时许,民警在侯文军驾驶的渝C1L193白色起亚轿车上抓获何刚、邓福声、侯文军,从轿车内查获甲基苯丙胺片剂6包,共计净重1127.41克。经检验,上述甲基苯丙胺片剂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

2014年10月9日,陶述刚向公安机关投案;同年1月13日,XX川被抓获归案;同年2月24日,鲁启江被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2014年10月9日,陶述刚向公安机关投案;同年1月13日,XX川被抓获归案;同年2月24日,鲁启江被抓获归案。2.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等证实,2014年10月1日15时许,民警对侯文军驾驶的渝C1L193白色起亚轿车进行搜查,在该车后排座位查获用餐巾纸和透明保鲜膜包裹的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5包,在副驾驶座位上查获用餐巾纸和透明保鲜膜包裹的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1包。上述毒品疑似物以及邓福声的手机2部、何刚的手机3部、侯文军的手机2部被依法扣押。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等证实,2014年9月,公安机关发现侯文军将要进行大宗毒品交易,遂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2014年10月1日15时许,民警在重庆市铜梁区车管所附近一支路停留的渝C1L193白色起亚轿车上抓获侯文军、邓福声、何刚;同年10月9日,陶述刚向公安机关投案。2015年1月13日、2月24日,民警在重庆市大足区抓获XX川、鲁启江。

2.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等证实,2014年10月1日15时许,民警对侯文军驾驶的渝C1L193白色起亚轿车进行搜查,在该车后排座位查获用餐巾纸和透明保鲜膜包裹的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5包,在副驾驶座位上查获用餐巾纸和透明保鲜膜包裹的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1包。上述毒品疑似物以及邓福声的手机2部、何刚的手机3部、侯文军的手机2部被依法扣押。

3.称量笔录及照片证实,查获的6包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共计净重1127.41克。民警依法提取检材送检。

4.物证检验报告证实,查获的疑似甲基苯丙胺片剂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含量为13.9%。

5.离港数据证实,邓福声于2014年9月26日13时乘坐CZ6403航班由重庆至昆明,同月28日20时05分乘坐MU2986航班由昆明至重庆;何刚乘坐2014年9月30日21时15分的MU2726航班由昆明至重庆。

6.毒品检测样本提取笔录、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XX川尿液的甲基苯丙胺检测呈阳性。

7.住宿登记单证实,邓福声于2014年9月29日20时许入住吉蒂宾馆;9月30日15时许入住瑞卡酒店。

8.通话清单证实,(1)号码182XXXX8106(邓福声持有)于2014年9月30日22时许至10月1日13时许,与187XXXX9163(何刚持有)通话多次,该号码仅与何刚联系。(2)号码139XXXX1110(侯文军持有)于2014年9月29日23时许至2014年10月1日14时许,与185XXXX7159(陶述刚持有)通话数次。(3)号码15736040394(侯文军持有)于2014年9月30日晚至10月1日11时许,与136XXXX5556(李航持有)、151XXXX4649(周航持有)均有联系;于10月1日15时许主动联系号码187XXXX9163(何刚持有)。

9.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证实,(1)2014年9月30日22时许,邓福声两次收到159XXXX8512号码发送的短信“187XXXX9163”及银行卡账号,邓福声向该号码发送短信“重庆市铜梁中南机动车检测战”,并与该号码多次通话;(2)侯文军的手机中检查出2014年10月2日5时33分收到号码185XXXX7159(陶述刚持有)发送的短信“你哥哥明天就回来了,一定藏好”。

10.证人陶某某证实,2014年9月30日上午和10月1日上午,侯文军两次来到陶述刚位于大足区万古镇的老家池塘边短暂停留后离开。他和侯文军打招呼,侯文军说有事情。他的儿子陶述刚吸食毒品。

11.证人侯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10月1日,她的堂弟侯文军失去联系,丈夫陶述刚说购买了麻古让侯文军帮忙去看是不是真的。陶述刚后打听到侯文军被民警抓获,陶述刚开车从昆明回到重庆投案。案发前,“小白兔”(经侯某某辨认系鲁启江)到她与陶述刚所在的云南省昆明市螺蛳湾一宾馆房间内送麻古给陶述刚。过了一两天,鲁启江和陈川(XX川)又到她与陶述刚位于昆明世纪城的家中。

12.原审被告人何刚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朋友“小友”长期在云南昆明贩卖毒品,2014年9月,“小友”问他有没有朋友在重庆贩卖毒品,他就帮“小友”介绍陈川(经何刚辨认系XX川)与“小友”认识。他、XX川与“小友”接触几次后,确定要交易甲基苯丙胺片剂。XX川告诉他,甲基苯丙胺片剂的购入价格是每颗25元,卖出价格为每颗25.5元,利润与何刚平分。几天后,他、XX川和“小友”见面,XX川告诉“小友”能够通过手机银行查看钱的情况。XX川联系“小白兔”(经何刚辨认系鲁启江)拿来一部手机,显示有30万元。“小友”与XX川商定以30万元交易甲基苯丙胺片剂12000颗,货直接送到重庆市大足区万古镇,交货后付钱。交易时,XX川必须和“小友”在一起。9月30日,他从云南回重庆,XX川让他在重庆带路,并帮他订了当晚的机票。当晚22时许,他到达重庆后,在机场附近一酒店与一名男子(经何刚辨认系邓福声)见面。10月1日,何刚到三峡广场接到背着单肩挎包的邓福声,并将邓福声送到北碚区与买家碰面。邓福声接到老板的电话证实钱已到位,可以交货。他的朋友夏志培驾车搭载他、邓福声等人往大足万古方向走,到铜梁车管所附近,他找不到路,XX川让他在原地等待。他与接货人(经何刚辨认系侯文军)电话联系,侯文军驾驶白色起亚轿车前来,他与邓福声上车。坐在副驾驶后排位置的邓福声从两腿之间的挎包内拿出一包用塑料膜包好的甲基苯丙胺片剂递给侯文军。侯文军转身向他询问价格,他称不知道。侯文军停下车,准备拆开塑料膜验货时被民警抓获。

13.上诉人XX川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9月下旬,他问“小白兔”(经XX川辨认系鲁启江)能不能在重庆找到购买甲基苯丙胺片剂的人,他说何刚(经XX川辨认确认)有一批“货”要发出来。没多久,鲁启江说昆明的“叫花”(经XX川辨认系陶述刚,又称“陶哥”)一直在找甲基苯丙胺片剂。他将找到买家的情况告诉何刚。几天后,他和鲁启江一起到陶述刚位于世纪城的家中见到陶述刚和陶述刚的妻子。陶述刚询问价格,他拿出电话打开免提让陶述刚与何刚通话。何刚提出价格为每颗24.5元,何刚一颗赚0.5元,其中分出0.2元给他。陶述刚同意,要求将12000颗甲基苯丙胺片剂送到大足万古。他和鲁启江离开后,他提出从自己赚的0.2元中分0.1元给鲁启江。9月30日上午,他按照何刚的要求,与“小友”在一家宾馆见面,“小友”一方的人提出要看钱。他联系鲁启江后,鲁启江将一部手机拿到房间给云南那边的人看手机上的钱,云南人确认后让何刚等电话。何刚告诉他,云南那边的人要何刚回重庆接货,何刚让他帮忙订机票。他帮何刚订了当晚到重庆的机票。10月1日上午,“小友”等人与他、鲁启江、陶述刚见面,陶述刚向“小友”提出货送到大足万古,“小友”将此事告知何刚。何刚到达铜梁后找不到去万古的路,陶述刚让何刚在铜梁等,有人来接。何刚打电话说自己在铜梁车管所,陶述刚让“小友”将接货人的号码发给何刚。没多久,何刚失去联系。何刚出事后,“小友”带了几个人将他扣留在一宾馆房间,他后得知何刚被抓,但“小友”等人不相信,说何刚和“小友”下面的人不见了,怀疑他和陶述刚黑吃黑,要他补齐货款30万,鲁启江也被“小友”等人扣押并殴打。

14.上诉人鲁启江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9月,陈川(经鲁启江辨认系XX川)说手上有甲基苯丙胺片剂,让他帮忙问有没有人购买,他将陶述刚(经鲁启江辨认确认)介绍给XX川。其后,XX川使用他的电话与陶述刚联系。几天后,两名云南人来到他和XX川在螺蛳湾暂住的宾馆找到XX川。一名云南人拿出十几颗甲基苯丙胺片剂样品让XX川拿给买家,他按照XX川的安排将三颗甲基苯丙胺片剂送到陶述刚宾馆房间,陶述刚吸食了样品。几天后,XX川和他在陶述刚位于世纪城的家中见面,三人一同吸食了甲基苯丙胺片剂。9月30日,XX川和他一起到“刚子”(经鲁启江辨认系何刚)和云南人开的宾馆房间。XX川要他去找陶述刚,叫陶述刚将现金取出来,陶述刚拿出手机调出余额让他拿给云南人看,他听到云南人在说手机上的余额是30万元。10月1日上午,XX川、他和陶述刚在“车立方”与云南人碰面。下午,云南人和XX川、他回到螺蛳湾的宾馆。云南人收到信息说何刚等人在某机动车检测站,云南人让他联系陶述刚安排接货的人过去。他短信联系陶述刚,还发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何刚,让何刚和接货的人联系。十几分钟后,何刚失去联系。云南人也说他们的人联系不上了,怀疑接货的人有问题。云南人扣押XX川和他,并殴打二人,要他们负责货款。后云南人确定他们的人被抓了,才将他释放。XX川曾告诉他,云南人是通过何刚认识的。

15.上诉人邓福声的供述证实,2014年9月二十几号,他从昆明乘坐飞机到重庆。10月1日,他与何刚在璧山至铜梁的高速公路旁从上家处取得12000颗甲基苯丙胺片剂,他通过“刚哥”(何刚)将毒品交给买家。最开始和买家约定在大足交易,由于带路的何刚找不到路,交易地点被换到铜梁。他与何刚到铜梁后,在车管所附近上了接他们的车。民警从他乘坐的车上查获的6包甲基苯丙胺片剂,是用卫生纸包裹后再用保鲜膜包装的。其中5包放在副驾驶座位后面沟槽中,1包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他到铜梁中南机动车检测站后,向159XXXX8512的号码发送了“重庆市铜梁中南机动车检测战”的短信。

16.原审被告人陶述刚供述,2014年9月底,他在位于昆明市官渡区世纪城的家中与“小白兔”(鲁启江)见面,他向鲁启江购买甲基苯丙胺片剂12000颗用于自己吸食,价格是每颗25元,一共30万元,鲁启江将毒品送到他位于重庆市大足区万古镇的老家,他接收毒品后再向卖家付钱。鲁启江曾将甲基苯丙胺片剂的样品拿给陶述刚试货。他电话联系妻子的堂弟侯文军帮忙接货并埋在土里,侯文军称埋了要回潮,他让侯文军将货保管好。9月30日上午,鲁启江将他的手机拿给他人查看银行卡余额。9月30日晚及10月1日早上,他两次安排侯文军到他老家的鱼塘边收货,但都没有等到人。10月1日13时许,鲁启江告诉他货已经到铜梁车管所,让他安排人接货。他让侯文军到车管所,并将送货人电话告诉侯文军,让侯文军直接联系。十几分钟后,侯文军失去联系。他后从云南回重庆投案。

17.上诉人侯文军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9月30日,他姐夫陶述刚(经侯文军辨认确认)让他当晚到陶述刚位于大足区万古镇的老家鱼塘边接两个朋友带的“东西”,但他没有等到人。陶述刚又让他10月1日早上去接,他称第二天有事,陶述刚让他一定要帮忙,这是几十万的“货”,接到“货”就找地方埋了。他当时怀疑陶述刚说的是毒品,回答“东西”埋了要回潮。10月1日上午,他仍然没有等到人。14时许,陶述刚告诉他两个朋友已经到了,让他到铜梁车管所去接人并看一下货,还给了他两个电话号码,让他自己联系。他与陶述刚的朋友联系后,在铜梁车管所附近接到两名男子,黑衣男子(经侯文军辨认系何刚)坐在他驾驶位后面,一名穿白色条纹T恤的男子(经侯文军辨认系邓福声)坐在他副驾驶位后面。侯文军继续开车时,邓福声递了一包“东西”给他,侯问多少钱,无人应答。他将车停在路边,拿起“东西”正在看的时候被民警抓获。“东西”是指“货”,也就是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他以前吸食过,所以认识。车上查获的6包甲基苯丙胺片剂是邓福声装在随身携带的包里带上车的。陶述刚平时吸食毒品。

(二)故意伤害的事实

2014年8月31日,原审被告人陶述刚因怀疑妻子侯某某与被害人张某某有不正当关系,指使上诉人侯文军殴打张某某。侯文军邀约徐海洋、李询(均另案处理)等人在重庆市大足区龙水镇对张某某殴打,致张轻伤一级。事后,陶述刚向张某某支付赔偿款40000元。侯文军到案后主动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这一故意伤害犯罪事实。

上述故意伤害事实,一审已列举了认定的证据,列举的证据已在一审开庭审理时当庭宣读、出示并质证。在本院审理中,各方均未提出新的事实和证据,本院对一审判决书所列证据予以确认。

二审庭审当中,检察机关举示了公安机关的《情况说明》、《讯问笔录》及《刑事判决书》等相关证据,以证实上诉人鲁启江的检举没有查实,侯文军检举他人盗窃财物经查属实,经当庭举证、认证,各方均无异议,本院审理后对举示的证据予以确认,对侯文军检举他人盗窃的事实予以确认,并依法认定为立功。

本院认为,上诉人XX川伙同他人共同贩卖、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XX川贩卖、运输毒品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有贩卖、运输毒品的共同故意和相关行为,故其上诉提出没有共谋贩卖毒品以及其辩护人提出XX川只起居间介绍作用、一审定贩卖、运输毒品罪有误的意见不能成立,一审对其量刑适当,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

上诉人鲁启江共同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鲁启江贩卖毒品的事实以及送毒品样品、手机的事实清楚,其上诉提出其不知情、一审认定事实有误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其检举经查不实,不能认定为立功。一审对其量刑适当,请求重新裁判的意见不予采纳。

上诉人邓福声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邓福声上诉提出其只装卸、转移毒品的意见,经查,邓福声携带毒品跨区运输送到交易地点,属于运输毒品的行为,一审对其定性为运输毒品罪正确,且量刑适当,其提出量刑过重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侯文军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侯文军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还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现有证据足以证实陶述刚安排侯文军收接毒品并验货的事实,侯文军主观上对毒品有明确的认知,客观上毒品其已实际控制,侯文军的行为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构成要件,故侯文军提出其不明知是毒品以及其辩护人提出侯文军主观上不明知是毒品,侯文军的行为不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辩解、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侯文军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由其签名捺印确认,并有同步录音录像为证,现无证据显示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的情形,故侯文军辩解称在公安机关的有罪供述系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所形成,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上诉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侯文军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毒品犯罪,系累犯、毒品犯罪再犯,依法从重处罚。在非法持有毒品犯罪中,行为积极主动,并非起从犯作用,辩护人提出系从犯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侯文军在故意伤害他人的共同犯罪中邀约他人,系主犯,侯文军主动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故意伤害犯罪事实,故意伤害罪系自首,对侯文军所犯故意伤害罪依法从轻处罚。侯文军在羁期间检举他人盗窃经查属实,可认定为立功。但根据侯文军的犯罪情节及累犯、毒品再犯以及其人身危险性,该立功情节尚不足以对其在量刑上予以从轻,故请求改判的上诉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原审被告人何刚伙同他人共同贩卖、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何刚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贩卖、运输毒品罪,系累犯、毒品犯罪再犯,依法从重处罚。何刚与XX川等人共谋贩卖毒品牟利,何刚还直接参与毒品运输、交易环节,不宜认定为从犯,故何刚的辩护人提出何刚系从犯的意见不能成立,毒品未流入社会系公安机关及时查获,不能据此对何刚等人从轻处罚,一审对何刚量刑适当,请求从轻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原审被告人陶述刚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片剂1127.41克,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其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还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陶述刚在非法持有毒品及故意伤害的共同犯罪中均提出犯意,邀约及安排他人实施犯罪,系主犯。陶述刚主动投案,但未如实供述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不应认定为自首。一审对其量刑适当。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贺双林

审 判 员  唐晓军

代理审判员  刘亚东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一日

书 记 员  郑文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